首页 | 文化 | 宗教 | 道教 | 国学 | 巡礼 | 养生 | 论道 | 讲经 | 太极 | 仪范 | 传说 | 丹道 | 人物 | 宫观 | 访谈 | 评论 | 典籍 | 医药 | 刊物 | 视频 | 书画收藏 | 寻道问道 |

道行天下网 > 文化中国 > 宫观故事 >

略论张宇初道风建设思想

2015-01-04 23:21 来源:道行天下T|T

  张宇初(1359—1410)系明初正一派著名道士,道教思想家。字子璩,别号耆山,张陵第四十三代孙,江西贵溪人。他幼习百家之书,具有较高的道学修养,在道教教理教义等方面颇有造诣。张宇初所撰的《道门十规》在《道藏》正乙部第988册和《续道藏》中所收的《皇明恩命世录》卷3中都有明确记载。《道门十规》根据道教前代定规、群师遗则而撰写。在这本书中,张宇初列述了道教源流、道门经录、坐圜守静、斋法行持、道法传绪、住持领袖、云水参访、立观度人、金谷钱粮、宫观修葺等十个方面的规定,对道教教义教制等各方面的重要问题逐一进行了论述,为规范道士的行为和加强宫观的管理提供了准则。可以说,这是一部对道风建设和宫观管理具有纲领性文献意义的著作,张宇初的道风建设思想在其中得到充分体现。

  诚

  张宇初在信仰上主张诚。诚是道教徒修道的基础,在道教信仰中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。《中国龙虎山天师道》一书中就写道:“张衡戒严子鲁曰:‘嗣我教者,非诚无以得道,非敬无以立德,非忠无以事君,非孝无以事亲。’”这说明天师道很早就开始提倡诚。张宇初认为诚在道教信仰中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。他指出:“法不云乎:真中有神,诚外无法。”道法就在诚之中。为了进一步阐明诚与道法的关系,他提出:“诚立而明通,明睿生矣,是为五官之统宰,百体之所从令。”在道教信仰中,张宇初不仅重视诚与道的联系,而且更强调诚与德的关系。对于诚与德的关系,一方面,张宇初认为若不能诚其意而修其德,将会“汩于尘垢,流于声耀,蔽于纷华,而更相师友,若蚁慕蜂聚,而曰:‘我仙也,我灵也’,非邪则妄矣,岂庄子之谓大宗师者哉”!可见他对这种不诚而修德的现象是深恶痛绝的,并斥之为谬戾邪妄。另一方面,他又认为若“诚怠德亏,惟假外饰,文绣纂经,缀华绘绮,纵衡交错,务极耳目之炫,以夸世骇俗”,则虽钟鼓玉帛,鬼神亦不会歆享。这两个方面,张宇初都是持否定态度的。最后他明确地表示若意诚德修,则“虽频繁涧之微,亦可事也”。不仅如此,张宇初更强调修德的重要,他说:“鬼神无常享,享于克诚。黍稷非馨,明德惟馨。”

  诚虽然是不可见的,但它的作用却是存在的。明代初年,在道教界无视诚的作用大有人在,“天下僧道多不守戒律,民间修斋诵经,动辄较利厚薄,又无诚心,甚至饮酒食肉,游荡荒淫,略无顾忌”。张宇初鉴于这种颓风陋习,极力在道教界倡导“尊经阐教,莫大于推诚”的理念。他要求道众将诚运用到日常信仰生活之中去。对于道众的念经,他要求“凡持诵之士,必当斋戒身心,洗心涤虑,存神默诵,诚如对越上帝,默与心神交会,心念无二,句字真正,调声正气,神畅气和,庶几有功,则玉音摄气,灵韵交乎自然,和天安地,善俗化民,福集祸消,存亡蒙惠”。他还要求道众“若为人持诵,犹当持敬存诚,以致斋主之敬,以通信响之诚,庶不致虚受斋供布施,为之祈福消灾,自然有感”。同时,他也对道众念经中不诚的现象给予了批评,严厉地指责道:“如或语言接对,嬉笑谈谐,思念不专,熏秽披诵,不徒无益于斋主,反以贻愆于己身,似此皆然,深宜规戒。”这是告诫道众念经若不诚,不但“无益于斋主”,而且还会给自己带来灾祸。

  戒

  张宇初在修道上提倡持戒。戒是道教徒必须遵守的思想行为准则。这里引用《道藏说略》上的一段具有生动比喻性的话来说明戒对于道众修道的重要性。“大约成书于南朝齐梁的道书《洞真智慧观身大戒文》指出,道士有经教而无戒律,就好比要想涉海而无舟楫,有口而无舌,便无缘度入道。”而且在道经三洞十二部分类法中,戒律列在第六类。可见修道离不开持戒。坚持持戒立功就易成仙,《太上洞玄灵宝智慧本愿大戒上品经》说:“学升仙之道,当立千二百善功,终不受报,立功三千,白日登天。”从道教信仰和修道的角度来说,守戒就会有神灵护佑,违戒则将招致鬼魅祸患。如《千真科》说:“出家之人,能持三戒、五戒、九戒、十戒,乃至三百大戒等,一戒之中,各有二十四善神之所拥护,天人供养,不犯众恶。有不信戒,众恶故犯,罪结冥阳,却受生堕落盲道。违戒奉戒,得福获罪,不问道俗,至理无偏,其功等尔。”

作者:欧阳镇   责任编辑:玄枵
关于我们 | 保护隐私权 | 网站声明 | 投稿办法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导航 | 友情链接
京ICP备140261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