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文化 | 宗教 | 道教 | 国学 | 巡礼 | 养生 | 论道 | 讲经 | 太极 | 仪范 | 传说 | 丹道 | 人物 | 宫观 | 访谈 | 评论 | 典籍 | 医药 | 刊物 | 视频 | 书画收藏 | 寻道问道 |

道行天下网 > 文化中国 > 宫观故事 >

作为一个道士的尘缘和仙愿

2015-01-10 22:23 来源:道行天下T|T

  编者按:梁兴扬,长安道教协会秘书长、龙门派三十代玄裔弟子自称“是一个异类的道士,本科毕业,做过生意,大起大落过,不是在道观的单纯环境下长大的,入道前做珠宝”。入道以来,有甘有辛,然而心怀赤忱,即使面对世人异样的眼光,他从来都泰然自若。唯独不能面对的,是他的父母。这篇文章就是他的心路历程,让我们一起来品味一个道长的尘缘与仙愿。

  面对父老乡亲,我总有种心酸,近日的回家之行,也让我对自己的人生观有了新的转变。于是,有了这篇道士的战斗檄文。

  起因,从道袍开始说吧,很多朋友曾问我,你平时外出也穿道袍么,我说有时候便装有时候道袍,宗教场合下,肯定是道袍,在外,可能是便装可能是道袍。但是,一个场合下,我绝对不敢穿道袍,那便是回家。

  哪怕所谓的修行修为再好,哪怕道观里信众如云,我也不敢穿着道袍回家,不敢穿着道袍去面对我的父亲、祖父,我只能穿便装回去,问我头发为什么这么长,我也只能说我喜欢。

  当我穿着道袍,父老乡亲面对我的目光的时候,当周围环境给我压力的时候,我也无法超脱我自己的环境,我的乡情,每当这个时候,便有种想哭的冲动,我做的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,回家的次数很少,也跟这个有很大的原因。我也想家,小时候我是最离不开家的,当时初中便在镇上寄宿读书,两个星期回家一次,我很多时候就会找理由,然后,步行四五公里回家,但是现在,我感觉真的回不去;我觉得是我的悲哀,也是现状的反应和另类的悲哀。

  针对我自身的压力,我不想避讳,而是自己的拷问,来叙述;很多人觉得道教就是封建迷信,是落后的观念,是可以被丢弃的糟粕,哪怕在宗教内部,都有很多人对道教的看法与我不一样,是不是宗教就意味着繁琐科仪,就意味着占卜星相,就意味着命理六爻,就意味着驱邪捉鬼,就意味着叩拜祈福,就意味着神秘玄学。

  我认为宗教包括这些是正常的,但是,如果说道教仅仅包括这些,那么,道教就该灭亡。道教首先是应该做到明智人的思维,明智人的信仰,让心灵有个皈依;我遇到很多走江湖的,打着道教的旗号,坑蒙拐骗,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语,通过恐吓、心理诱导等因素,让很多迷茫的人损失更多,更加迷茫,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。

  我在自己无论在大学读书的时候,跑到社会上赚自己的学费生活费开始,很苦很痛,最苦的时候是一周两包方便面,经历很多,迷茫的时候也很多,可能比绝大多数同龄人经历的坎坷都多,当最后,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的时候,选择了入道,是看得开还是看不开,每个人都有对我选择的看法,这个是我人生的一个选择,也是我自己的一个人生态度。

  道教存在很多的问题,也是很多人对道教有偏见的理由,不怪别人,当随便一个人可以穿起道袍,不畏因果,在家中设上神堂自封高道大德的人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,也注定了这种非议。

  我既然选择了道教,那么我便坚持这个信仰,走下去,入道修行以来,很多人问过我修行的目的是什么,如同很多人说的:“你肯定是为了什么,你肯定有你的目的,你不说我也知道。”其实,当时我的回答说我想做我自己,做一个真实自在的我自己,我开心我快乐,坦然面对生活。所谓道缘,是一种回归,也是一种对道教的认可。

  

作者:道行天下   责任编辑:玄枵
关于我们 | 保护隐私权 | 网站声明 | 投稿办法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导航 | 友情链接
京ICP备140261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