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文化 | 宗教 | 道教 | 国学 | 巡礼 | 养生 | 论道 | 讲经 | 太极 | 仪范 | 传说 | 丹道 | 人物 | 宫观 | 访谈 | 评论 | 典籍 | 医药 | 刊物 | 视频 | 书画收藏 | 寻道问道 |

道行天下网 > 文化中国 > 宫观故事 >

信仰如山(十三)

2015-06-20 18:08 来源:茅山道院T|T

  

  1939年底,王妞妞被安排在盐铺秘密联络站工作,她明做生意,暗为新四军转发文件,递送情报。1940年夏天,王妞妞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入党后,分配在句容四区政府任秘书。出生农家的她特别善于联系群众,在茅山地区开展减租减息运动中,王妞妞对家乡的农民宣传政策,讲明道理,开展面对面的斗争。1943年1月23日,句容四区政府领导和王妞妞在磨盘山下的神村葛家大院开会,布置扩大地方武装工作。隐藏在区大队的内奸暗中勾结国民党顽固派忠义救国军袭击区大队,区长席甫生和警卫员当场牺牲,王妞妞不幸被捕。身陷囹圄的王妞妞拒不吐露有关句容四区政府的内部情况,被敌人折磨了几天,于2月2日夜晚杀害于葛村镇南的黄木岗。

  在茅山这块热土奉献出生命的女性还有一个被句容政府誉为“伟大母亲”的朱高氏。朱高氏1894年出生句容行香,一辈子面朝黄土北朝天的一个普通女农民。因为担任北二区乡中队长的儿子朱云峰积极抗日,朱高氏有着与普通女人不一样的觉悟。“皖南事变”后,她担任茅山专署联络员,为了转移新四军十几名同志安然脱险被捕。气急败坏的日军用鞭子抽,用狼牙棒打,用辣椒水和火油往肚子里灌,竹签一根根扎进她的十指,痛得她数次昏厥过来。如此折磨,也没有摧毁那钢铁般的意志。至死,敌人也没能撬开朱高氏紧咬的双唇。正如孟子所言: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,朱高氏,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做到了,她是真正的大丈夫!1943年7月,被县抗日民主政府呈报上级,授予“伟大母亲”光荣称号。

  打开《句容茅山志》书,一段段记录更加触目惊心:“1940年9月,柳流被捕后,国命党镇江专署专员钟钟山大摆筵席,妄想诱使她屈服投降,柳流毫不动容,不举筷、不端杯、不发言,正襟危坐,充耳不闻。见引诱不成,恼羞成怒的钟钟山把她绑在厅堂的大柱子上开始威胁,柳流斩钉截铁地说:“你们想要我背叛革命,那是妄想,我要是为了升官发财,就不来抗日了’’。她痛斥钟钟山来到茅山不打日寇,专杀抗日干部的罪恶行径。 29日凌晨,钟钟山在冷水涧枪杀了柳流。直到 1983年,句容县人民政府在柳流烈士墓地重建墓碑,附近群众称墓后山岗为柳流山。”

  

  “孙晓梅193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41年8月任中共武进县委妇女部长,年底调任中共长江工委委员,负责长江工委与中共路北特委之间的政治交通。她时而扮作农妇,时而化妆成商人,穿越封锁线,出入敌占区,递送文件,联络工作,侦察敌情,护送干部,购买军需,她总能出色地完成任务。1942年5月,孙晓接连两次到江北仪征联络北渡路线,护送新四军第六师师长谭震林等领导安全北渡。1943年5月,在龙潭防村附近公路上被捕。日军小队长本木设宴劝降,她愤然掀翻酒席,被日军押到龙潭老虎山洼,剐掉乳房,残酷杀害。”

  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,我触摸的是一个个真实的灵魂。孙晓梅应声倒下的时候,应该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吧。尽管她在给母亲的信中说:“我是一个有理智和勇气的青年。我不会被人家利用和愚弄,我有我的人生目标、理想前途,我决不会让自己盲目的陷入黑暗的深渊里去;我有我天赋的顽强心,我不怕任何压力威胁、非议;我能毅然的打碎封建礼教所束缚我的镣铐。我所要的“名”和“利”,是大众所需要的“名”和“利”,我并不稀罕个人“名”和“利”。“全忠不能全孝”这是后来的忠诚义士的名言。母亲!请原谅我不能如你所愿,让我去做封建社会下的牺牲品……”

  孙晓梅的生命瞬间化为了彩虹,照亮了茅山的夜空,却黯淡了日日夜夜思念她的母亲的双眼。难以想象,孙晓梅以及如她这般为民族解放、人民平等、实现共产主义而抗争的女战士们的意志有多坚定。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她们如此大无畏地追求这种精神信仰?这是现当代的年轻人亟需深思的。(未完待续)

  作者单位:句容市道教协会

作者:杨莹   责任编辑:宁静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 | 志 愿 书 | 保护隐私权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
京ICP备140261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