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文化 | 宗教 | 道教 | 国学 | 巡礼 | 养生 | 论道 | 讲经 | 太极 | 仪范 | 传说 | 丹道 | 人物 | 宫观 | 访谈 | 评论 | 典籍 | 医药 | 刊物 | 视频 | 书画收藏 | 寻道问道 |

道行天下网 > 文化中国 > 宫观故事 >

信仰如山(十七)

2015-06-29 13:10 来源:茅山道院T|T

  

  由于日寇在茅山到处受到打击,所以他们认为茅山道士都通新四军,欲将其斩尽杀绝。隐没于山林中的“三宫五观”都是新四军立足与宿营基地,必须要统统烧光。“元符万宁宫” 也在这一天遭到了毁灭性的重创。当时元符宫、勉斋道院有五名成年道士,两名十二三岁的小道童。日寇示意严光明、苏先俊、眭先凤、倪觉仁、陈道纯五名成年道士都到楼上去,并跟上了五名端着装了刺刀的三八大盖步枪的日本兵。上楼后,日本兵喝令他们排成一排,接着端起枪就向五个手无寸铁的出家人直刺过去,五个道士便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。紧接着,熊熊火焰在勉斋道院的上空腾起……

  与此同时,日寇用同样残酷的手段杀害了元符宫西斋道院的道士蒋龙保。西斋道院居士黎洪春 (中国道教协会前会长黎遇航的父亲) 躲避不及,被日本兵抓住强迫带路,但日寇嫌他行动迟缓并带错路径、故意戏弄“大日本皇军”,于是将他枪杀在华阳洞旁的山坡上。“元符宫”的眭先凤、耿云清、陶念忠、汤念义,还有两个小道童,他们都是死里逃生,幸免遇难的幸存者。

  

  这其中眭先凤老道长的经历即是一例。他当五个日本兵端着滴血的刺刀走下楼梯后,却顽强地从血泊中挣扎着爬起来。虽然他身挨九刀,却幸好没有被真正刺中要害。当时楼下已点燃起大火,日寇自以为借此可焚尸灭迹了。血淋淋的眭先凤道长,由楼上的壁门艰难地爬进另一栋楼的宿舍中。眭道长当时担任“元符宫、勉斋道院”的经济保管,因此他所住房间门窗都有防土匪的特殊设置。这些土设施,这时竟帮了他的大忙,他沿着架设窗上的竹桥——一根毛竹,滑到了“元符宫”的墙外,神奇地活了下来。 1987 年 9 月,这位五六岁就从道的老道长,享寿八十四岁,在“元符宫”羽化。

  看着遭到日寇残酷洗劫的“三宫五观”,从屠场逃出的陶念忠和汤念义脱下道袍穿上了军装,跟随新四军将士们浴血奋战。有一次,前线的新四军部队在茅山“乾元观”附近与日寇接上了火,当时后方设在句容境内的唐家边。由于日寇的兵较多,新四军伤亡大,压力重。汤念义积极请战,也就在这次战斗中,汤念义不幸牺牲在抗日战场上,陶念忠则多次负伤……

  

  被日寇洗劫过的“三宫五观”,一片狼藉。观里,数尊掉了脑袋、缺了胳膊的神像,歪斜一隅,怪诞而诡异。到处是烧焦了的经幡,散发出刺鼻的味道。一阵雨点突然来了,雨声击落了观外老树上最后几片叶子。老树,伸出光秃秃的枝丫,拥抱悲凉。坡上,湿漉漉的黄花在风雨中摇摆,风打着转,呼呼地喊着谁。无人应答的山,只有凋零的黄花“噗噗”地回应。

  空气在沉默中颤抖。

  冬天提前抵达了。雪花覆盖了满地堆积的黄花,它以老天的名义,给这片饱受风霜的废墟取暖,宫观的残垣断壁,被积雪覆盖着,白得眩目,绿苔和杂草在雪水里,潮湿腐烂。山风狂起,刮得几颗小树摇摇欲倒。老树始终昂着头,不管灾难来临与否,总是扎根泥土深处,以守护者的姿势,与破败的宫观在一起,它用生命形成一种力量,抵挡山野里的狂风暴雨,使得自己在无情的岁月里依旧成活、生长。(未完待续)

  作者单位:句容市道教协会

作者:杨莹   责任编辑:宁静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 | 志 愿 书 | 保护隐私权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
京ICP备140261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