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文化 | 宗教 | 道教 | 国学 | 巡礼 | 养生 | 论道 | 讲经 | 太极 | 仪范 | 传说 | 丹道 | 人物 | 宫观 | 访谈 | 评论 | 典籍 | 医药 | 刊物 | 视频 | 书画收藏 | 寻道问道 |

道行天下网 > 文化养生 > 宗教研究 >

王船山诗文所昭显的道家、道教心迹

2015-12-23 09:31 来源:北京大学学报T|T

  对王船山的道家、道教思想,已有吴立民、徐荪铭合著的《船山佛道思想研究》及诸多同行论文予以评析,本文不拟重复,只从最能昭显其心灵情感轨迹的诗文当中加以钩稽、寻绎,以揭示道家、道教对船山心灵的深层影响,这样或有助于对船山为人及其作品的理解。

  一、道家"以几远害"理念对船山早年选择隐逸的影响

  船山《读通鉴论》云:"知天者,知天之几也。......以几远害者,黄、老之道也。"①所谓"几",《易传·系辞下》称"几者动之微",指事物变化之初所呈现的隐微状态。能看到变化中的隐微状态,并及时采取规避措施,乃是为人机警之表现。道家最重明哲,长于远害,见时局不利就往往及时全身而退,不愿作无谓之牺牲。船山说"以几远害者,黄、老之道也",深得道家壶奥。

  据王之春《王夫之年谱》和船山诗题纪年,船山《五十自定稿》中的《初入府江》和《乐府·长歌行》均作于顺治六年、明桂王永历三年(1649),其时船山才三十一岁。②细读这两首诗,我们可以了解道家的"以几远害"理念对船山早年选择从纷乱中隐退有明显的影响。

  《初入府江》的"府江",据《永历实录》"永历元年正月癸卯朔,上(永历帝)至梧州,遂自府江幸桂林",可知是指从梧州府经平乐府到达桂林府的桂江,与桂江相接至肇庆的江段称为西江。所谓"初入府江",即船山离开肇庆沿西江到达梧州,再由梧州入桂江北往桂林。头年,即1648年,十月,船山与管嗣裘在家乡衡阳举兵,兵败后远走永历帝之行在肇庆。1649年年初,船山离开广东肇庆经梧州、平乐到达桂林,《初入府江》当即作于此时。诗云:

  粤草易春深,驶流知潮远。樵火垂野云,滩花媚绝巘。林于(当作於)委岸阴,木绵俯萝偃。江介爱栖回,芳菲惜迟晚。昔来取慰庄,吾穷良悼阮。生事有幽栖,天游恣冥返。③

  诗的开头叙乘舟离粤情景,尽管时逢春深,沿途风物可爱,然而时局动荡,国势日危,还是令他内心隐约产生了芳菲惜迟、江介隐沦之意。接着说自己昔日曾屡借《庄子》自慰,而今却有阮籍穷途之哭。于是暗下决心,从此幽栖林泉。末句"天游"语出《庄子·外物》:"胞有重阆,心有天游。室无空虚,则妇姑勃谿;心无天游,则六凿相攘。"意思是说:人胸中有空旷之地,则心有逍遥之游;心中无空虚之地,则内心郁闷愤激,好比房子没有空隙之地,则婆媳争吵不休一般;内心不能作逍遥之游,则五官与心交相争攘④,不得安宁。从此诗可知船山才到永历帝那里便萌生了一种退隐自全、借《庄子》以自谋精神出路的想法。

  同年所作乐府《长歌行》云:

  榑桑无落景,瑶水无逝波。千岁有问津,微生遂经过。偶零玉露浆,聊弄素女蛾。不知人间秋,落叶纷已多。进酒白玉觞,侑之《缓声歌》。长旦无凝云,毕景皆赪霞。俯睨星火流,停欢待伊何!

  以诗中"不知人间秋"推之,此诗当作于这年秋天。这年三月,清兵攻克衡州;夏季,船山自桂林返回南岳故里,因衡州纷乱,奉母命逃离衡州,再度前往肇庆。这年秋天到达德庆州,与邹统鲁、管嗣裘在船上谒见当时的抗清名将堵允锡。时桂林留守大学士瞿式耒请求为船山等举行阁试,船山以终丧(其父朝聘卒于永历元年十一月,此时丧期未满)辞。

  此诗乃游仙诗。前两句写仙界之宁静。"微生"指自己。"偶零"以下写想象之神仙生活。"侑之"句提到的《缓声歌》,当即《缓歌》。刘勰《文心雕龙·明诗》:"至于张衡《怨篇》,清典可味;《仙诗》《缓歌》,雅有新声。"《缓歌》已佚,从刘勰将其与《仙诗》并列,可能与神仙有关。船山此处用指仙歌。盖船山权衡当时形势,已厌倦永历朝内部争权,知道天意难违,且恨人生短暂生命脆弱,故而萌生对道教仙界的向往,要借仙界的永恒来表达对人间秋风落叶、人生转瞬即逝的怅恨与超越。

  通过这两首诗的细读,我们可以看到,船山虽是民族主义者,积极抗清,实际上对抗清前途并不抱希望,受道家、道教"以几远害"思想影响,他很早就已产生厌倦纷争之心与退避山林之志了。

  船山是位儒士,儒家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态度对他影响也是很深的,这是他之所以仍于次年接受永历朝行人司行人职位的原因。据王敔《行述》,船山受任前慨叹说:"此非严光、魏野时也,违母远出,以君为命,死生以尔!"就是这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精神的表露。然而永历帝昏庸无术,朝廷党争日炽,内讧日烈,船山在内讧中为了挽救金堡诸人几乎被王化澄等所害,幸赖高必正极力营救,才免于一死,永历帝同意他休假,实则罢免了他的职务。顺治九年(1652),他与兄长介之避居耶姜山(大云山),其时反清名将李定国反攻到衡阳,派人来劝他出山,他再也不肯。他在这年所作的《章灵赋》明白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。赋注中说:"时上受孙可望之迎,实为所挟,既拂君臣之大义,首辅山阴严公(起恒),以正色立廷,不行可望之王封,为可望贼杀。君见挟,相受害,此岂可托足者哉!是以屏迹居幽,遁于蒸水之原。而可望别部大帅李定国,出粤楚,屡有克捷,兵威震耳。当斯时也,欲留则不得干净之土以藏身,欲往则不忍就窃柄之魁以受命,进退萦回,谁为吾所当崇事者哉?既素秉清虚之志,以内决于心,固非悠悠纷纷者能知余之所好也。"所谓"素秉清虚之志",实际上就说自己早就抱道家"以几远害"之人生策略。赋末乱曰有"督非我经,雌不堪兮"句,船山自注云:"《庄子》:缘督以为经。督如人身之督脉,居中而行于虚。善不近名,恶不近刑,不凝滞而与物推移,所谓缘督也。""与物推移而知雄守雌,以苟全其身而得利涉,既非所能为,则将退伏幽栖,俟曙而鸣。"⑤尽管船山自称退隐山林为了"俟曙而鸣",体现着某种希冀,然而曙光在哪,何时能鸣,他心中是迷茫无底的。这时对他真正起作用的是他所秉持的道家退隐自全理念,正是这一理念促使他下决心再也不追随永历小朝廷而选择退伏。

  道家的幽栖理念同儒家的忠君思想常常发生抵触。如果继续跟随永历帝与之偕亡以尽名节,当然符合儒家的忠臣标准;在鲁阳挥戈、天意难违的背景下,以道家的"以几远害"理念来保持自身人品之高洁,不见得就不可取。与船山形成参照的是管嗣裘。船山康熙二十年(1681)所作《分体诗·广哀诗》中有《管中翰嗣裘》一首,其中说:"临歧一执手,毕命成参差。君速沅芷驾,白日照幽思。秘计誓齑粉,吾君在忧危。子行固捐脰,吾聊忍攒眉。事左果致命,天坏难独支。"管嗣裘乃船山至交,曾同船山一起在衡阳抗清,后又投奔永历帝当了中书舍人。从此诗看,船山曾与管嗣裘共誓即使化为齑粉也要解君忧危。后来管嗣裘确实履行了自己的诺言,可算是"坚定"的忠臣,桂林失陷后他逃到灵川山中,李定国收复桂林后他受招追随永历帝,最终因同李定国发生分歧被害。此诗题下有注云:"说李定国迎跸拒孙可望不果,甲午(顺治十一年,1654)遇害于永安州。"船山《永历实录》说嗣裘"不知所终",大概是讳言其事。船山讲嗣裘"捐脰",结果"致命"(断送了生命),而自己却"攒眉",实是因为"天坏独难支"之故。船山最终选择道家式的全身远害,说明他同管嗣裘这种知进而不知退的儒士是大不相同的。

  二、庄子的任物自然、放达不羁是船山隐逸后洒落不拘、桀骜不驯的重要思想根源

  道家特别是庄子讲究任物自然,对人生之种种困苦采取"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"的态度,以求得心灵的平和与恬适,船山也是如此。与一般受庄子影响的人不同的是,船山还常以庄子式的放达来表现自己不受清廷笼络、桀骜不驯的倔强性格。

  船山决意不再追随永历帝以后,不肯改事新朝,而出世又非本心,因而内心十分焦灼。这时他只有靠道家的"任物自然"等理念来排解、消弭内心的痛苦,以获得片刻的愉悦与安宁。《小霁过枫木岭,至白云庵雨作,观刘子参新亭纹石,留五宿,刘云亭下石门石座似端州醉石,遂有次作》⑥其二就表现了这种心态:

  三岁度岭行,薄言观世枢。壮心销流丸,林泉聊据梧。归心存醉石,取似在枌榆。江湖忧已亟,神尻梦可趋。漆吏称昔至,周臣怀旧都。流止互相笑,外身理不殊。委形凭大化,中素故不渝。兴感既有合,触遇孰为拘。海尘无定变,聊崇芳兰躯。

  诗题中的刘子参,名惟赞,祁阳人,崇祯乙卯举人。张献忠陷湖南,率乡勇扼险自固。明亡后隐于祁、邵之交,筑白云庵以居。船山与之交厚,故过而留宿五晚。此诗意为:近三年我度过湘粤分界岭追随永历,观察世事机枢。可壮心为流言所销蚀,只好归隐林泉,据梧而鸣。我心尚存留于端州醉石(指肇州,为永历帝之行在)之中,所取的是它跟家乡相似。江湖之忧患已急,以尻为轮、以神为马的事情只能在梦中才可趋求。庄子说人不可能没有成心,孔子怀念父母之邦,最终还是离开了鲁国。庄、孔两家或主流动或主静止,互相讪笑,其实置身物外之理却并无差异。只要将形体托付与大自然任其变化,内心的纯素本来就不会改变。既然庄、孔的兴感有相合之处,又怎能说两人的触物、遇物之情谁比谁拘束呢。沧海黄尘变化无定,我还是姑且看重这芳兰之躯吧。

  此诗用典较多,比较难懂,这里顺便解释一下:"流丸"语出《荀子·大略》:"流丸止于瓯臾,流言止于智者。"这里应是指永历朝中王化澄等人的造谣毁谤。"据梧"语出《庄子·齐物论》"惠子之据梧也",指弹琴自娱。"神尻"语出《庄子·大宗师》:"浸假而化予之尻以为轮,以神为马,予因以乘之,岂更驾哉!"意为因任自然,任其变化。"昔至"语出《庄子·齐物论》:"未有成心而有是非,是今日适越而昔至也。"意为是非皆出于成心,没有成心却有是非,那就像今天去越国昨天就已到达,是不可能的事。"周臣",据《孟子·万章上》,孔子曾为陈侯周之臣,因此"周臣"指孔子。"怀旧邦"典出《孟子·万章下》,说孔子离开父母之邦,迟迟乎其行。这里是说孔子虽怀念故国,却仍然要周游四方。庄子不执著于是非,孔子不忘天下,都属"外身",故船山说他们"理不殊"。从诗的最后两句看,船山似乎已对世事的变幻无常充满厌倦,因而以"聊崇芳兰躯",即道家之贵生理念,作为自己的人生取向。

  隐居越久,船山内心的矛盾越深,庄子也因此而更加显示出消解内心困苦的功用。这从他康熙五年(1665)46岁时所作《秋阴》可见一斑:

  徂夏气未澄,涤暑期久误。西爽歘浮云,落晖难再驻。轻霄泊霏微,星影见回互。疏雨润晨光,余霭亘日暮。冷吹不更惜,昭融逝何遽!惊兹四序改,迁此百年遇。天物无宿留,吾生阅已屡。藏舟壑谁在?流丸迹匪故。大力非我知,瓯臾亦何措!但此欣萧清,迟回惬幽素。

  前十句写景,一览便知;后十句抒发人生感慨,却不太好懂,故略加诠释:自然界之万物一宿都不停留,我已屡阅沧桑,又岂能不懂得这一道理。大自然令一切都无处可藏,流言蜚语也会时时变幻花样。自然的伟力非我所知,把流水中的弹丸阻止在低洼之处又有何必要。想到这一点我面对这萧瑟清旷的秋景也会感到欣悦,徘徊于这幽静的秋阴之中也会十分惬意。"藏舟"典出《庄子·大宗师》:"夫藏舟于壑,藏山于泽,谓之固矣,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,昧者不知也。"船山《庄子解》解释为:"大化之推移,天运于上,地游于下。山之在泽,舟之在壑,俄顷已离其故处而人不知。"⑦从这首诗我们可以看出,当时船山仍不断受到流言蜚语攻击,而道家的旷达人生态度则是他抵御伤害的思想武器。

  老庄同属道家,但船山对他们的态度有所不同。他在《庄子解》中说老子的"知雄守雌"易开启申、韩"险侧之机"⑧,而在《庄子通·序》中则说庄子"皆可因以通君子之道"⑨。从为人处世角度说,大抵老子尚存执著,故未忘救世;庄子随遇而安,故能内守天和。康熙九年(1670),他五十二岁时所定《庚戌稿》中之《拟阮步兵叙怀(八十二首)》其三十六就是讲老庄这分野:

  柱下贱礼制,支流为《南华》。餔糟以自全,抇泥羞清波。马牛任所呼,食豕忘矜夸。取适无拣择,俄顷乘天和。章甫非适越,裸国随经过。深旨通卮言,匠意自清遐。岂为浮沈子?导迷入流沙。

  老子曾为柱下史,《老子》第38章称"夫礼者,忠信之薄而乱之首也",故船山说"柱下贱礼制"。庄子为老子流裔,故云"支流为《南华》"。"餔糟"二句出自《楚辞·渔父》。渔父乃隐者之流,情愿餔糟自全、与世同其波流。"马牛"以下十句均出《庄子》。"马牛"出《庄子·应帝王》:"泰氏其卧徐徐,其觉于于,一以己为马,一以己为牛,其知情信,其德甚真,而未始入于非人。"是说上古时代人们真朴安闲,保存着自己的真性。"食豕忘矜夸"出自《庄子·应帝王》:"然后列子自以为未始学而归,三年不出,为其妻爨,食豕如食人。"是说列子在其师壶子那里受到教育后,回去后便有了万物一齐之心,放弃矜夸之心给妻子做饭,喂猪如同喂人。"取适"二句是说列子于物取其自适,不加拣择,内心和悦自然。"天和"出《庄子·天道》:"夫明白于天地之德者,此之谓大本大宗,与天和者也;所以均调天下,与人和者也。与人和者,谓之人乐;与天和者,谓之天乐。"意谓人能做到与天地自然合一,便能内心和乐。"章甫"两句出《庄子·逍遥游》:"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,越人断发文身,无所用之。"船山这里是说,庄子以适性自然为本,即使经过越国这种赤身裸体的国度,也能随意自适,不会感到不自然。"深旨"两句概括《庄子》一书的特点。"卮言"出《庄子·寓言》:"卮言日出,和以天倪,因以曼衍,所以穷年。"船山《庄子解》申说为:"尊则有酒,卮未有也。酌于尊而旋饮之,相禅者故可以日出而不穷,本无而可有者也。"⑩意为庄子用"卮言"来表达他的思想,就像把酒从酒尊中倒入空酒杯一样,源源不断、相续相生,巧妙的匠心中蕴含着深远的意旨。

  末两句回到老子,认为老子是沉浮不定之人,为了把人们从迷惑中引导出来,竟然远赴流沙去教诲胡人。按:老子远赴流沙之事《史记·老子韩非列传》并无记载,西晋时道士王浮作《老子化胡经》,才说老子远赴西域化胡。船山用这个传说批评老子,说老子守不住自己的内心,所以忘不了教化他人,缺乏自然平等之心。为什么船山要批评老子的化胡之举呢?如果联系当时的政治背景看,可以找到某种解释:其时康熙已亲政三年,天下初定,一些前明遗老见反清复明无济于事,便转而借化胡(清人为满族,可统称之为胡,化胡即用中原文化去开化或同化满族人)为名投靠清朝,船山有可能是在借批评老子婉转地批评这类人。

  船山晚年总是从庄子中寻找精神支柱,以达成内心的宽裕与平和。如《七十自定稿》中《南天窝授竹影题用徐天池香烟韵七首》云:

  色借明缘还似幻,白生虚室不曾遮。老夫偶梦看成蝶,诸子忘弓莫问蛇。月满桂难亏玉魄,雷惊春已长花芽。何须玉版参离合,丈室天空散碧霞。

  作者自注:"时为先开订《相宗》,并与诸子论《庄》。"先开为南岳僧人,《络索》即船山所作《相宗络索》。此诗论《庄》略有点佛家气味,大概是因为刚从佛学中出来之故。

  首联上句"色借明缘还似幻":佛家之所谓"色",指一切可以感知之形质。僧肇《肇论·不真空论第二》:"不无者,夫无则湛然不动,可谓之无,万物若无,则不应起,起则非无,以明缘起,故不无也。"(11)是说万物不可谓无,因为如果说它们无,它们应是湛然不动的,可是从缘起而言,万物却是变动不居的,故不能称之为无。船山此处意为:客观世界万事万物之形质似有似无,虚幻难定。下句"白生虚室"典出《庄子·人间世》:"虚室生白,吉祥止止。"虚室喻心。船山《庄子解》:"虚室之白,己养其和而物不得戾。"(12)"不曾遮"乃"己养其和而物不得戾"(内心养其平和而外物不能干扰)的另一种法。此联是说万物皆在虚无与实有之间,重要的是要静养心神,不使心灵为外物所遮蔽。颈联上句典出《庄子·齐物论》(庄生梦蝶),下句典出《晋书·乐广传》(杯弓蛇影),是对诸生说:天下事势已定,老夫我已看出了人生如庄生梦蝶,你等也不必再担惊受怕、焦虑不安了。颔联后句化用欧阳修《戏答元珍》"冻雷惊笋欲抽芽"。两句意为月亮虽有圆缺,然而并不因圆缺而有所损益;惊雷一起,万物开花萌芽,春天照样到来。意为人生虽变幻无定,万物却亘古常新。尾联,古人把文字刻于玉片之上,称玉版,后泛指典籍;丈室本佛语,后泛指斗室。这两句是说,诸君学习《庄子》,何必到书中去参悟人生与大道之离合,只要在这斗室之中体悟大道,就能看到满天彩霞。意为学《庄子》不在于执著典籍文字,而当开拓心灵,得其精神旨趣,达成内心圆融。这是船山学庄既久的会心之言。

  船山越到晚年,越像庄子那样洒落不羁、冷嘲热讽,[玉连环]词二首可见其情。此词题下自注:"述蒙庄大旨,答问者。"其一云:

  生缘何在?被无情造化,推移万态。纵尽力难与分疏,更有何闲心,为之偢倸。百计思量,且交付天风吹籁。到鸿沟割后,楚汉局终,谁为疆界?长空一丝烟霭,任翩翩蜨翅,泠泠花外。笑万岁顷刻成虚,将鸠鸴鲲鹏,随机支配。回首江南,看烂漫春光如海。向人间,到处逍遥,沧桑不改。

  上片说:我尘世的缘分在哪里?为什么总是被无情的造化捉弄,使有生之年坎坷多舛,千变万化,难以捉摸?纵然竭尽全力,也难以一一诉说,于今哪里还有闲心,对这些加以理睬。想来想去,姑且把一切付诸自然之风吹出的天籁之音吧。当年楚汉相争,到鸿沟划界之后,项羽就大势已去,何况如今楚汉相争的大局已经终了,还有什么此疆彼界可以纷争的呢?这显然表露的是康熙时代天下大定,抗清志士难以东山再起,已经彻底绝望的沉痛心情。

  下片说:如今我只能仰望长空,任丝丝烟霭飘然而去;闲看花丛,任蚊蜨细翅在花外轻轻飞翔。可笑天地无情,顷刻间将千秋万岁化作空虚,随时随刻将大鹏、鸴鸠玩于股掌。一切虽成过往,然而回首江南,却只见一片春光烂漫,春意如海。如今我向人间望去,到处都可逍遥,尽管经历过沧桑岁月,一切似乎又未曾改变什么。这显然是说既然无力回天,就当自求超越,含笑面对人生。"回首江南,看烂漫春光如海"几句,是对《庄子·德充符》"与物为春"哲理的形象诠释。

  其二云:

  彀中游羿,莫漫惊宠辱,浪生规避。原自有万里清空,可无影而藏,不飞而至。黑白两端,算都是龙泉轻试。但涂中曳尾,刃发新硎,全牛皆废。无涯有涯交累,唯饵香药作,不粘滋味。消彼此百种聪明,向白日青天,鼾齁熟睡。侧足焦原,弄獶虎不殊豚彘。笑弈秋,着着争先,居然钝置。

  上片首句"彀中游羿"出自《庄子·德充符》:"游于羿之彀中,中央者,中地也;然而不中者,命也。"意为人生处世,就像处于后羿的射程之内,被射中是命,没有被射中也是命。既然人生的一切都在命运掌控之内,又何必随便为宠辱所惊,随便生出设法躲避之心。大自然本来就有长空万里,可以藏得无影,来得无踪。管它黑(恶)也好,白(善)也好,在我面前只不过如剑头轻轻一挑。而今我只是学庄子如龟曳尾泥中,这样就能像庖丁的刀子刚从型具中取出,锋利无比,一入牛身,整个牛便如土委地。这是说只要能从命运中跳脱出来,就能无所拘局而所向披靡。

  下片首句"无涯有涯"语出《庄子·养生主》。所谓"交累",是说人的生命有限,而求知却无止境,两者都令人困惑,成为人生患累。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学道士饵食香药,不接近美食声色。还应消除种种自作聪明,学那陈抟在华山之上,面对青天白日,沉沉鼾睡。即使侧足于传说中的巨石焦原之间,也能玩弄猿猴猛虎如同玩弄猪豘。可笑那善于下棋的弈秋,步步都想争先,就是没有想到居然一切都是在自我折腾。这是以揶揄的口吻说自己宁愿像陈抟那样鼾睡深山,冷观世局,看世人怎生自己折腾自己。末句似乎隐含着对当世统治者的暗讽:胜利者本身也未必真的就胜利。你虽然着着争先,取得了胜利,到头来还不是自己折磨自己。这话虽然有点揶揄调侃的味道,却体现了庄子式的孤高傲世、桀骜不驯精神。龙榆生先生读此类词作,以"姜桂之性,老而愈辣"喻其倔强(13),确是的评。

  三、道教方术是船山退居山林"爱身以全道"的重要方式

  船山深研道教,一般论者都已注意到了。船山为什么喜好道教?可以说出很多,但简而言之,则是他在《楚辞通释·离骚》注中所说的:"求贤自辅,而君德已非,风俗尽变;若委质他国,又心之所不忍为。惟退而闲居,忘忧养性,以自贵其生。""君心已离,不可复合,则尊生自爱,疏远而忘宠辱,修黄老之术,从巫咸之诏,所谓爱身以全道也。"(14)"爱身以全道",也就是通过珍爱生命来保全自己的文化理想与人格操守。明朝之灭亡已是大势所趋,即使以死相殉也于事无补,顽强地活着就是最好的抗争。道教的"爱身"理论与具体方术在船山看来实最为切用,所以他倾尽了许多心力来研究它、践履它。

  但儒者而好道往往会受到他人的攻击和毁谤。这一点,从他康熙十年(1671),五十三岁时所作《愚鼓词·梦授·鹧鸪天》小序可窥见其情:

  抑余欠人间唯一字,疑与梦相筳楹。虽然,梦授余多矣,从来只有活人死,已死谁为受死身?缘未就,功不我报,未能为郭景纯、颜清臣耳,奚守尸之足诮?

  所谓"欠人间唯一字"的一字,即是死字。"何守尸之足诮"的"诮"意味着有人讥诮他。按儒家道德,明朝灭亡,忠于明朝的旧臣应该为之殉死。可船山不是愚忠之士。他比较推崇的是郭璞、颜真卿的处世方式。这两人平时都喜好道术,借道术以避世艰,可到了关键时刻,却都能大节不亏。郭璞事见《晋书》,颜真卿好道术事见王谠《唐语林》卷六和王仁裕《玉堂闲话》卷五。船山《楚辞通释·离骚》注中说:"抑考郭景纯不屈于王敦,颜清臣不容于卢杞,皆尝学仙以求远于险阻,而其究皆以身殉白刃,则远游之旨,固贞士所尝问津。而既达生死之理,则益不昧其忠孝之心。"(15)船山《游仙诗》其三"郭生探月窟,旖旎试缺规。颜公沐秋仲,萚叶离枯枝"云云,也是借郭璞、颜真卿事来自写其心。总之,船山之研究道术,首先是把它作为坚持文化理想与人格操守的生存方式。在不做无谓殉死的前提下,"爱身以全道"是他经过理智思考之后的人生选择。

  道教的内蕴是非常丰富、非常复杂的,船山所受道教的影响也是多方面的,仅就其诗文来看,约有两端:一是船山晚年多病,道教的缮性理念、养生方术可为他解除疾患;二是道教徒为人洒落,独往独来,飘然方外,不受当权者羁络,有助成船山倔强的一面。这里不拟全面展开,只提一下他诗文中对某些道教徒的向慕与交往,以窥见他受道教影响之某些方面。

  船山在作品中两次提到唐代南岳著名道士申泰芝。申泰芝,字广祥,邵州人,游南岳于祝融峰顶遇异人传金丹火龙之术,既而炼丹云山之北。唐玄宗时曾被召到长安,言论称旨,天宝十四载(755)八月十三日于云山观冲举。见宋人陈田夫所著《南岳总胜集》。(16)申泰芝结庵之大云山在今衡阳县西百余里,位于衡阳、祁东、邵东三县交界处。清顺治八年至十一年(1651-1654)船山与长兄介之曾隐居于此。船山《小云山记》说:"或曰:'道士申泰芝者,修其养生之术于大云,而以小云为别馆,故小之。'"据船山此文自叙,从康熙三年(1664)以后,每年都游此山一次,可知申泰芝的隐居生活和修炼生涯对他有很大吸引力。《五十自定稿》中有《云山妙峰庵云是申泰芝炼丹处》:"松阴合绿雾,木末飞空光。幽烛既云密,遥情欻已长。首夏积翠鲜,亭午条风凉。烟容澄岳壑,水气辨蒸湘。圆宇目所镜,孤立心未央。寓形俄邂逅,仙游昔回翔。恻彼鸾鹤情,引兹邱海望。羽蜕固有待,仁乐讵无方!怀炎登天庭,悲忧陟首阳。缮性良有藉,终生胡弭忘。"此诗当作于康熙四年(1665)夏天,其时船山已47岁。从末八句可以看出,船山在清王朝政权逐渐巩固之后,内心十分复杂:一方面要借登大云山来发抒、消除内心伯夷叔齐般的忧愤与无奈,另一方面又想修习申泰芝的道教养生之术、缮性之道、却老延年之方,使生命得以健全与延续。

  船山诗文中还提到两个人:一个是熊畏斋,一个是熊男公。罗正钧考证两人都是衡阳人。又疑男公即熊荣祀,熊畏斋当是熊时干(荣祀子)尊行(长辈),但缺乏显证(17)。从船山诗文看,这两人都颇有点道士的味道。《姜斋诗賸稿》中有七言五古《大云山歌》,原注:"为熊畏斋社戚翁六秩寿。"是为熊畏斋六十大寿所作:"湘山之高云山高,朱鸟回翮蟠云翱。群仙握符顾九宇,翩然来下挥旌旄。我闻石笈金扃在峰顶,绿苔不掩珠光炯。迩来六百四十六春秋,紫金液老三花鼎。鼎里刀圭人不识,悬待其人烹太极。静如止水暖如云,即此春壶贮春色。我欲从之君许否,愿酌红泉为君寿。松云萝月数峰前,玉露凝香挹天酒。"船山又有《题熊畏斋先生小像》赞:"炉烟篆轻,茗碗香清。天归绮阁,人在瑶京。谈霏玉屑,度挹芝英。兼丹山之彩凤,族丽景而飞鸣。"从诗、赞中提到的紫金液老、鼎里刀圭、芝英丹山诸物象看,熊畏公是有道教信仰且精通道教医理、方术的人,船山与之有道心之契。船山还多次提到熊男公,《七十自定稿·熊南公过访》有句云:"百年如九秋,一意谐双赏。我闻绥山桃,酝彼灵胎养。餐之逾万春,握之在孤掌。下士原大笑,上士成独享。君其遂方今,缥缈慰云想。"《老子》第41章:"上士闻道,勤而行之;中士闻道,若存若亡;下士闻道,大笑之,不笑不足以为道。"船山这里说"下士原大笑,上士成独享",是称赞熊男公独得大道,而不为浅见陋识之人所理解。船山晚年多病,熊男公常为他治病。《述病枕忆得》记录了这么一件事:"今年病垂死,得友人熊男公疗之而苏,因教予绝思虑,以任气之去来。"熊男公教船山"绝思虑,以任气之去来",可见是一位精通道教医术之人。船山又有[浣溪沙](过熊南公夜话)词一首,下片云:"鱼计向春元得水,蝶魂入梦不惊霜,无劳濠上讯蒙庄。"以惠施、庄子濠梁观鱼比拟熊男公同自己的交往,可见他同熊男公也有道心之契。

  注释:

  ①《读通鉴论》卷二,《船山全书》第10册,长沙:岳麓书社1996年版,第117页。

  ②王之春撰、汪茂和点校:《王夫之年谱》,北京:中华书局1989年版,第39-40页。乐府《长歌行》标为乙丑年,即1649年作。

  ③凡此文所引船山诗歌,均见《船山全书》第15册《姜斋诗集》,不再出注。

  ④王夫之《庄子解·外物》解释"六凿相攘":"六凿,五官与心交相穿凿。"北京:中华书局1981年版,第143页。

  ⑤以上均见《章灵赋》及自注,《船山全书》第15册,第189、195页。

  ⑥按此诗未标明创作时间,但排在《游子怨哭刘母》(辛卯,顺治八年,永历五年,1651)与《春日书情》(乙未,顺治十二年,永历九年,1655)之间。王之春订为壬辰(顺治九年,1652)船山徙居耶姜山后春末夏初所作,可从。见《王夫之年谱》第49页。

  ⑦《船山全书》第13册《庄子解·大宗师》,第65页。

  ⑧《庄子解·天下》"寂寞无形"一节,第284页。

  ⑨《老子衍·庄子通》第75页。

  ⑩《庄子解·寓言》,第248页。

  (11)《肇论略注》卷二《不真空论》,《憨山大师法汇初集》第七册,香港佛经流通处印行,1997年,第19-20页。

  (12)《庄子解·人间世》,第39-40页。

  (13)龙榆生《读王船山词记》,《词学》第二辑,上海: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3年版,第115页。

  (14)《船山全书》第14册,第238、239页。

  (15)《船山全书》第14册,第242页。

  (16)李元度《南岳誌》,北京:中国书店出版社,海王邨古籍丛刊1990年版,第292-293页。

  (17)罗正钧:《船山师友记》卷八,第125页。

作者:北京大学学报   责任编辑:宁静
关于我们 | 志 愿 书 | 保护隐私权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
京ICP备140261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