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文化 | 宗教 | 道教 | 国学 | 巡礼 | 养生 | 论道 | 讲经 | 太极 | 仪范 | 传说 | 丹道 | 人物 | 宫观 | 访谈 | 评论 | 典籍 | 医药 | 刊物 | 视频 | 书画收藏 | 寻道问道 |

道行天下网 > 文化养生 > 道教典籍 >

《道德指归论》卷四之以正治国篇

2016-01-18 15:54 来源:网络T|T

  以正治国,以奇用兵,以无事取天下。吾何以知其然哉?天下多忌讳,而民弥贫;民多利器,国家滋昏。人多伎巧,奇物滋起;法令滋彰,盗贼多有。圣人之言云:我无为而民自化,我无事而民自富,我好静而民自正,我无欲而民自朴。其政闷闷,其民{左讠右春}{左讠右春}。其政察察,其民缺缺。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。孰知其极!其无正,正复为奇,善复为妖。人之迷,其日固久。

  【指归】:道德之情,正信为常。变化动静,一有一亡。覆载天地,经纬阴阳。纪纲日月,育养羣生,逆之者死,顺之者昌。故天地之道,一阴一阳。阳气主德,阴气主刑,刑德相反,和在中央。春生夏长,秋收冬藏,终而复始,废而又兴。阳终反阴,阴终反阳,阴阳相反,以至无穷。

  故王道人事,一柔一刚,一文一武,中正为经。刚柔相反,兵与德连;兵终反德,德终反兵,兵德相保,法在中央。法数相参,故能大通。是以明王圣主,损欲以虚心,虚心以平神,平神以知道,得道以正心,正心以正身,正身以正家,正家以正法,正法以正名,正名以正国。正国纲纪,分明察理,元元本本,牵左连右,参伍前后,物如其所。正名以覆⑴实,审实以督名。一名一实,平和周密,方圆曲直,不得相失。赏罚施行,不赢不缩,名之与实,若月若日。一名正而国家昌,一名奇而国家役。养国之密,无有所常,屈伸取与,与时俱行。继乱任法,遭逆⑵任兵,守平以道,体德为常。大小相遇,以正相望。失正则化之,不从则禁之,不止则制之,不伏则伐之。

  若夫小国迫于大国之间,遭无道之君,以正事之不可,则去之;去之不可,则割地而予之;予之不可,则率众而避之;避之不可,则杖策而遁之;遁之不可,则患及万民,祸将及我,故奋计而图之。是争之所为起而兵之所为生也。吾欲选将练士,砥砺甲兵,积粮高垒,营而自守,百姓靡弊,国家虚空。是战之所为作也,而正之所为兴也。吾欲以正入,则我寡而彼众,我弱而彼强。如卵投石,为敌受殃。三军必败,士卒死伤。天心不得,宗庙灭亡。下悲万民之命,上畏天地之心。是权之所为动也,而奇之所为运也。故建反往之计,招覆来之事,开万民之心,生诸侯之谋。明我道德之佑,阐我天地之助,以浑四海之心,同万国之意。百姓应我若响,邻国随我若影,飞鸟走兽与我俱往。是计之所为用,而奇之所为行也。

  上顺道德之意,下合天地之心,危宁利害,视民若身。体无形之形,处太阴之阴,发无为之为,扬无声之声。异彼灭化之罪,明彼逆天之功,显天之所降,见地之所生。有名无实,有实无名,名实相违,或正或倾。纵横反复,合于冥冥,天灾自起,妖孽自生。离其父子,絶其弟兄,杀其凶将,戮其忠臣,天下怨恨,莫与同心。魁然独立,受天之兵⑶,战胜大喜,四海安宁。此用奇之上也。

  慉天下之怒,积能奇之人。飞耳游目,延聪益明。游士四达,结友合亲。生息变怪,因道应奸。饰权养势,以实其民。飞言儛事,以惑敌人。卑辞降下,以闭其君。轻使重利,以开其臣。君臣有隙,因制其神。变作于阴,权动于微。悬其死命,因其枢机。使敌狂惑,不得有为。随时进退,无有常仪。不攻而敌自诎,不战而敌自危。克其君不及其臣,诛其将不及其师。战胜民喜,诸侯畏之。此用奇之次也。

  制其地形,御其君臣,卑体重赏,以顺其外,阴谋云布,以乱其亲。奸从彼来,道从此兴,数城而封将,连国以予奸,奸来如鬼,谋计如神。方略不测,奇变不穷,分彼之力,疑彼之心。如出于地,若生于天,离其左右,散其所连。起权生变,以制其死,阻其计谋,使不得信。折其强辅,以孤其志,因形立胜,如环无端。乘时而发,和为之恒,动攻其害,静絶其粮。禠而夺之,饥而渴之,重而累之,水而火之,劳而苦之,冻而暍之,利而诱之,狂而惑之,卒而迫之,窘而薄之。从高击下,以众制寡,坚校部曲,官队相伍。上护其下,下救⑷其上,三军相保,亲如父子。奇阵分合,隐伏参处。营前经后,陵左败右,耀以旌旗,惑以金鼓。进如波腾,退如风雨,发如崩溃,合战如虎。守不可攻,攻不可守,战胜威行,天下大恐。此用奇之下也。

  祸乱既夷,万物丰宁,天心大得,宇内欣欣。藏奇损智,忠信为务,清静简易,退事止言。夫何故哉?道德变化,无所不生。物有高下,指向不同。趋舍殊缪,或西或东。各推其性,以活其身。吉人以善足,凶人以恶传,诚人以信显,邪人以伪容。各效其知,以避祸凶。求而不瞻,智者诈生。劳而不息,忠者起奸。拘迫惨怛,信者驰谩。穷困不已,贤者不仁。故主好知,则民伪;主好利,则民祸;主好赏,则民困;主好罚,则民怨。何则?事由⑸于主,行之在臣;赏出于主,财出于民;法出于主,受之在臣;主有所欲,天下向风。

  故用心思公,不若无心之大同也;有欲禁过,不若无求之得忠也;喜怒时节,不若无为之有功也;思虑和德,不若无事之大通也;明于俞跗之术、岐鹊之数以治之,不若使世无病之德丰也;挟黄帝太公之虑,秉孙吴氏之要以胜之,不若仗天下不事、智力之不营也。故道德之所生,爱不能利也;天地之所成,为不能致也。唯无爱者能利之,唯无为者能遂之。是故,明王圣主,无欲无求,不创不作,无为无事,无载无章,反初归朴,海内自宁。

  何以明之?庄子曰:夫起福生利,成功遂事,备物致用,使人大富,天下奢僣,财货不足,民人愈丑。福满山泽,金玉成积,国愈不安,民益少利。饰智相愚,以诈相要,防堤邪淫,奸伪之路密。分别同异,是非之变众,则国家昏而政事衰。作方遂伎,雕琢文彩,奇变异怪,以襃有德,以别尊卑,巧故滋起,俊出愈奇。令速赏深,罚峻刑严,凿肌肤,断四肢,疏远不隐,亲近不和。罪至夷灭,赏至封侯,天地振栗,盗贼愈多。故圣人之言云:“我无为而民自化”。

  夫何故哉?主者,天下之心也,气感而体应,心动而身随,声响相应,形影相随,不足以为喻。是故,人主诚[能]⑹为无为之为,则天下之心皆无所之,被道含德,无思无求,无令无法,万民自化。人主诚能事无事之事,则天下无效无象,无知无识,不赏不与,万民自富。人主诚能安无静而静,乐无清之清,则天下不学不问,无闻无见,无刑无罚,万民自正。人主诚能欲不欲之欲,则天下心虚志平,大身细物,动而反止,静而归足,不拘不制,万民自朴。故人主之政,不孝不仁,不施不予,闵闵缦缦,万民慁挽,墨墨倦倦,好恶不别,是非不分,故得所欲,性命以全。人主之政,布德施利,明目察察,万民昭昭,皆知祸福,孝悌仁义,万事差别,偟偟{纎,以亻代糹}{纎,以亻代糹},知伪缺缺,故失所安,性命天⑺絶。

  福生于祸,祸生于福。福之与祸,同营异域,俱亡俱存,异情同服。相随出入,同来异极,非有圣人,莫能独得。故去福则无祸,无祸则无福。无福之福,至微玄默,天下好知,莫能穷极。唯无为者,能顺其则。正在福祸之间,无所不克。失正则奇生而民惑,善人为妖,是非反复,天下大迷而不复也。

  注释

  ⑴津逮本,学津本作“核”。

  ⑵津逮本、学津本作“遂”。

  ⑶津逮本作“其”,疑误。

  ⑷津逮本、学津本作“求”。

  ⑸津逮本作“出”。

  ⑹据下句“人主诚能事无事之事”补。

  ⑺津逮本、学津本作“夭”。

作者:网络   责任编辑:宁静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 | 志 愿 书 | 保护隐私权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
京ICP备1402614号